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师兄来了快点逃第四十九章诡诈之风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师兄来了快点逃 第四十九章 诡诈之风

章节名:第四十九章诡诈之风

躺在地上的慕容音再无声息,嘴角凝固住的笑容配合那温雅的容颜,显得静谧而又安详。

一切都快的让人反应不过来,从陆艳锦出手攻击,到慕容音死去,也才过去不到短短一炷香的时间。

白衡心有余悸,若是慕容音没有替白念舒挡住这一击,若是此时伤重不治的是白念舒,那么……

想到这儿,白衡度电补贴需求少不禁冲着陆艳锦怒斥道,“你做什么!”

陆艳锦斜睨了白衡一眼,不屑道:“你管我做什么?我是在为师父报仇!都是这个愚蠢的家伙坏事!”说完还狠狠瞪了已经死去的慕容音一眼。

沐俟星愤怒的抬头看向了陆艳锦,这个女人,不仅要取白念舒的性命,居然还对着慕容音的尸体出言不逊,简直是罪大恶极!

手掌不自觉的紧紧捏成拳头,死死按耐住想要冲上去,一拳打爆她那嚣张无比的面孔。

深深吸了口气,告诫自己:不能冲动,我要留在念舒身边保护她,我要保护念舒……。

就这样反复几遍下来,沐俟星那快被怒火冲昏的头脑慢慢冷静了下来。

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先把面前的人质救下,然后再陪念舒去寻爹爹们。念舒现在伤重若此,没有抵抗能力,自己不能离开她的身边。但是,不离开她怎么救人呢?

沐俟星的脑子开始飞速的运转,想出了几个办法,但又被他一一否决,情急之下,竟然没有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白念舒卧在zǐ瞳的背上,朝着苦思冥想的沐俟星招了招手,“俟星,过来。”

不过几个字,白念舒又不堪重负的喘息起来,鼻尖冒出微微的细汗。

沐俟星依言靠了过去,白念舒歇了一会儿,才有力气,附在他耳边轻轻了说了两句话。

沐俟星一边听,一边频频点头,“好,就按你说的办。”

理了一下衣襟,胸有成竹的向前迈了一步,提了口气,声音大得能让对面所有人听到,“白衡,我们已经按照和你约定好的,杀了凌如清,你也马上就能成为主了,那么你答应我们的那三件中级灵宝,什么时候给我们啊?”

一语激起千层浪!

所有含夕剩余的弟子们都开始窃窃私语。

“难怪刚刚艳锦师姐要杀那白念舒为师父报仇,衡师兄竟然会训斥于她!”

“是啊,衡师兄竟然与外人联合弑师,真是罪该万死啊!”

“衡师兄在炎星派呆了那么久,不会是炎星派的掌门唆使他的吧?”

……

白衡听着身后议论纷纷,不禁额上青筋爆起,“沐俟星!你少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和你做过这样的约定!”

沐俟星微微一笑,“哦?不是你今日上午在五福楼,亲口与我们约定的吗?你难不成想要抵赖不给?”

这下,议论的声音更加大了起来,连时间、地点都说的清清楚楚,那想必是确有其事了。

白衡顿时受不了了,所有的人都拿着惊疑的表情看着他,那鄙夷而又厌弃的目光似一根根芒刺一般,扎在他的身上。

俊雅的面庞瞬但原毛短缺将严重影响今年的羽绒制品供应间扭曲,大叫道“我没有!”天津地区

沐俟星还是那副气死人不偿命的表情,不紧不慢道,“那你敢发誓,今天上午,没有在五福楼的包厢里见到我和念舒吗?”

“我当然是见到了,可是……”

白衡的话一下子就被沐俟星截住了,“大家看,白衡自己都承认了,这下子可以证明我说的都是真话了吧!”

沐俟星还故意做出一副委屈的模样,“你看念舒为了完成约定都重伤成这个样子了,你居然还想抵赖不兑现承诺!”

哼哼,就是让你小子憋屈致死,有口说不清!

站在最前方的白衡一张俊脸由青到白再转zǐ,宛如一个调色盘一样,精彩极了。

白衡只能被噎得死死的,百口莫辩。

他总不能说今天上午是去找白念舒私奔的吧?

这样他就更加洗脱不清了!

有些弟子手里已经捏定了法诀,只等一个恰当的时机,就向着白衡攻击而去。

一旁的陆艳锦心花怒放,太好了!

白衡被扣上“弑师”这顶大帽子,这样一来,又少了一位强有力的竞争者与自己争夺主之位。

那白衡都快进入金丹期了,单凭修为相较,自己一定赢不了他,现下,有了对面那俊朗男子的一番话,他的命都不一定保的住了。

白衡眼看着形式一下子被沐俟星三言两语,反而导向了对自己最不利的处境。

怎么办?若是他“弑师”的这番言论落入长老们的耳中,那他定然会被含夕追杀致死的!

还有那两位大能,白衡打了个寒颤。

越想越可怕,不行,不能让这些人活着出去!

白衡眼里露出狠辣之色,今天在场的所有含夕弟子,一个都不能放过!

飞剑悄无声息的飞出,直接捅过一个离他最近弟子的心口,连吭都来不及吭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白衡被我们识破了他的真面目,居然动手杀人了,大家上啊,一齐杀了这个弑师的叛徒!”

含夕的弟子们都一拥而上,由陆艳锦指挥着,将他围得水泄不通。

沐俟星慢慢退回了白念舒的身边,“念舒,你这法子真好!”

白念舒面上也露出一点笑意,“好了,趁着他们的注意力都在白衡身上,我们快点救人!”

“嗯!”

zǐ瞳带着白念舒还有沐俟星贴着石壁,一步一步,没有引起一个人的注意,慢慢的靠近了被押住的众人。

本来看守他们的几名弟子也加入了围攻白衡的人群里去了,皇宫里的众人被蒙住眼睛、堵住嘴巴的绑在了一起。

“太后奶奶、鹤皇叔、鱼儿婶婶,你们没事吧?”

沐俟星手脚迅速的解去了他们手上的绳子,又拆下他们眼前的黑布。白芫鹤率先活动了一下麻木的手脚,就取下堵住他嘴的白布,扔到了地上,环顾了一圈。

“念舒,这是什么地方?”

白念舒趴在zǐ瞳背上,微微仰头答道,“这是一条密道……”

沐俟星心急的打断了两人的对话,“此地不宜久留,快走!”

太后娘娘毕竟年纪大了,半天站不起身来,更别提自己走路了,沐俟星将她也扶上了zǐ瞳的背上。

一行人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想要悄悄的离开,却被一个眼尖的弟子瞧见。

“快,白念舒他们要逃走!”

陆艳锦急忙喊道,“分一半的人去抓住他们!”

呼啦一声,原本围攻白衡的弟子分出一半,将白念舒他们一群人围了起来。

白衡一下子压力大减,再加上这些弟子的修为普遍不过练气期,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他三下五除二,将剩余的弟子悉数斩杀殆尽。

陆艳锦看拦不住他,料想只要自己将消息带回含夕,这白衡也肯定活不了,眼下还是擒住白念舒要紧,一旦抓住她或杀了她,自己的主宝座也就到手了。

“含夕弟子听令:快给我围好了白念舒,不用去管白衡了,等回去我把事实原委禀告了长老们,长老们定会清理门户的!”

“是,艳锦师姐!”含夕的弟子们齐齐答应道。

白衡也不耽搁,见无人拦他,驭起飞剑,总收入241万元,出售黄牛53头,收入16万元。劳务输出668人迅速离开了密道。

沐俟星看见这一幕,直觉得牙痒痒,无奈被那些弟子死死地缠住了,否则,他非要上去给白衡补上一剑不可!

现在白念舒一群人里,也只剩下沐俟星拥有战斗力,其余人都需要靠他照顾,所幸,还有zǐ瞳在一旁不时喷吐zǐ炎,帮他分担了不少攻击。

可惜,zǐ瞳在先前白念舒与凌如清一战中,转换了几乎全部的力量给白念舒,现在吐出的zǐ炎的威力也就至多是练气后期。不然,它若还是全盛时期修为,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就能将这些人全部消灭干净。

陆艳锦是土系灵根,此时他们又身处地下,对她而言是不小的增幅,她虽然仅仅是筑基初期的修为,但却能发挥她能力的百分之二百,暗黄色的光芒不时闪现。

“白念舒,拿命来!”

陆艳锦娇咤一声,手中的灵宝光芒大放,那是一枚土黄色的翻天印,

无数明黄色的缩小印影,朝着白念舒扑头盖脸打去。

一个青绿色的光罩及时立起,将白念舒与她身后的太后娘娘保护起来。

沐俟星左手又结了个法诀,“起!”

一个含夕的弟子,莫名其妙被脚下的风带着挡在了护罩前,生生受了这么多攻击,稀里糊涂的就死在了自己人的手里。

白念舒看得有趣,“俟星,这一招叫什么啊?”

“呃,我临时自创的,不如念舒帮着想个名儿吧?”沐俟星灵巧的又拉了几个替死鬼,帮他挡住攻击,抽空回答道。

“那就叫‘诡诈之风’好了,你看你这招多损啊。”

沐俟星朗声笑道,“好,就叫‘诡诈之风’!”

“诡诈之风”有用的紧,又不用耗费太多灵力,沐俟星便开始频频使用,不一会儿,围攻他们的含夕弟子就不剩几个了。

兰州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合肥治疗盆腔炎费用
重庆医院哪家男科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