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岩武天尊正文第四百一十四章神罚团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岩武天尊 正文 第四百一十四章:神罚团

界池峰高数千丈,有三分之一的山体耸入云端之中,除了界池之外,它便是界池殿的标志所在。

所有界池殿的内殿弟子的身份标示便是一枚刻印有界池峰的胸章。

界池峰峰体的高度为四千七百七十六丈,再加上峰巅上那一座高二百二十四丈的赤红色高塔,总高度达到了五千丈。

而在界池峰峰巅上,是一片赤红色的火海,仿佛万千火山喷发一般,火焰与熔浆直冲上天际,将界池峰上的天空染成了一片赤红之色。

赤红之色蔓延开来,将界池殿的大半个天空都渲染成了显眼的赤红色。

抬头望去,界池殿的天空却是一场的清澈,丝毫没有受到那界池峰上火焰焚烧的影响。

那二百二十四章丈的赤红色高塔便是神罚团的存在,位于界池殿最高处,代表着界池殿最强大的力量。

威镇寰宇,力压八荒!

在那赤红色高塔周围,还有着许多的高楼殿宇,皆都是豪华气派,彰显着一方霸主界池殿的真正魄力!

不知是因为那赤红色火焰是焚烧所致,还是因为构成峰巅的岩石就是赤红色,整个界池峰上三分之一全部一片赤红。

一层层散发着恐怖高温的赤红色火焰将峰巅笼罩着,实力不足之人一靠近便会被焚烧成灰烬。

这里只有玄化境以上的强者才能够踏足!

在那赤红色的高塔前,一座巨大的赤红色广场平坦辽阔,一道道赤红色的火焰从广场下面升腾而起,整个广场俨然变成了一处火焰炼狱场所!

正当元泱抓着张岩出现在那层层赤红色火焰外时,高塔前,广场上突然浮现出了一位身穿火焰长袍的老者。

老者身上除了一件火焰长袍呈赤红色外,他的眉宇、头发皆是呈火焰样的赤红,甚至他的皮肤都是泛着一丝赤红色。

仿佛一股拥有滔天凶拥有这款腕表就无需使用两个或更多个手持计时装置势的火焰正在老者那皮肤下蛰伏,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出来。

老者脸色淡然,丝毫看不出表情,但他那赤红色的眸子深处却是略微透发着一股凶狠之色。

散发着恐怖高温的火焰外,元泱一声沉喝,一道强悍至极的神识力量如风暴般从他体内涌出,尽数轰在那一层层赤红色的火焰上,直接将其打出一条火焰通道来,直达那赤红色的广场。

被火焰笼罩的界池峰峰巅,不达玄尊境,是无法直接跨越那一层强大结界的!

见通道出现,元泱旋即冷冷一笑,带着庞历与张岩缓步向前走了上去,一步步越过火焰之海,来到了广场上。

这时候的广场,只有那身穿赤红色长袍的老者,再无他人。

只见元泱神识力量一动,张岩的身体便是飞了起来,刚欲动用空间力量挣扎的他瞬间被一股强大无形的禁锢力量给束缚住,让他动弹不得分毫。

嘭的一声响彻,其身体重重的砸在赤红色的广场上,瞬间被一团赤红色的火焰所围困起来。

火焰呈直径为三十米的圆形,将张岩囚禁在内,他的身体能够自由行动,但是无法踏出火焰圈半步。

对此,张岩并没有显得太过在意,而是将凌厉的目光看向了那正前方的红发老者。

察觉到张岩的目光,那老者也是朝他看了过去,只是这仅仅的一眼,张岩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内开始燃烧了起来,当即一口鲜血喷出,其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面对刻意收敛了气息与力量的龙漠,还有帝炼行等尊者级以上的强者,他一直都没有感受到太多强大的威压力量。

但是在气息毫无保留的尊者级面前,一道百分之百的威压便是能够直接轰杀他,就算不能至少也会收掉他半条命!

“一个玄皇境的蝼蚁,竟然敢妄自惊动神罚团!”红发老者淡漠的目光盯着张岩晃了一眼,而后看了看元泱!

“墨魂长老,他便是岩雷!”元泱双手负在身后,一副淡然从容之态,他的神识已经晋入尊阶,面对前者,他根本不惧。

闻言,张岩苍白的脸颊陡然一怔,骇然的看着那身穿赤红色长袍的红发老者。

他记得在龙神玄脉中的时候,柳擎说过墨览的太祖爷爷是界池殿内位高权重的长老,莫非他眼前的墨魂就是墨览的太祖爷爷?

目光越是盯着墨魂看,张岩心中的感觉就越是强烈,更加觉得事实就是这样!

“可是柳擎那家伙不是说这些老家伙都在闭关?这才数月,怎么就出关了?”张岩心中震惊的说道。

“岩雷?”墨魂轻声念道,眼中有着一股毫不掩饰的杀意,但此时的他并没有开始动手。

张岩的事惊动界池殿第一势力神罚团,这等事还不是墨魂独自一人能够裁断的,只是他更希望这事是由他一人来审决。

界池峰的广场上突然安静了下来,张岩跪在火焰圈中一动不懂,元泱与墨魂两人也一步未动,庞历更是低着头站在元泱的身后不敢做声。

他们只等人员到齐,那时才是审决开始之刻!

片刻间,笼罩着界池峰的火焰结界一次次被分开,一道道散发着强横气息的身影从赤红色的火焰中迈步而出,而后落在了广场上。

苏以沫、花影月、空武等其余几大宗的宗主与宗内长老皆是先后出现。

当帝炼行带着青阳在广场上浮现出身影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看向了他们,一些人眼中带着一丝幸灾乐祸般的冷笑,一些人则是神色淡然,以平和之态处之。

界池殿的八大宗,彼此之间也是竞争不断,当青帝宗的内殿弟子犯了大事的时候,他们自然乐得看热闹!

继帝炼行等人出现之后,北冥浩、古休、叶单等众多界池殿的玄尊境强者皆是到来。

第二惩戒圣堂的执法夜策冷,第三惩戒众罪的统领逊蔺等众多在界池殿内有着颇高职权的人物纷纷出现。

这时,火焰结界外,玉玲珑与付云痕的身形凝现而出,只见前者玉臂一挥,一道冰冷的白光便是激射出去,白光掠过之处,赤红色的火焰直接湮灭,一条长长的火焰通道便是浮现斯威士兰政府有意封锁消息在眼前。

两人随即缓步朝火焰通道内走了进去。

见玉玲珑那沉凝冷漠的脸和祖传的珍珠项链色,付云痕心中掠闪过一抹不安的情绪,他从来没有见过前者像现在这样,完全就是变了一个人。

“玲珑师妹应该是与那岩雷之间有着什么特殊的关系,不然在听到岩雷被押来神罚团之后,也不会表现出一副这样的冰冷面孔!”付云痕在心中猛然一惊,道:“莫非玲珑师妹一直期盼的那个人就是岩雷?”

当玉玲珑与付云痕来到广场上时,不少人的目光都是看向了他们两人,眼神中多少带着一丝尊敬之色。

两人随即走到了北冥浩的身旁,付云痕当即客气的说道:“云痕见过师兄!”

而玉玲珑却是目光死死盯着那火焰圈张岩的身影,完全将北冥浩给忽视了。

见状,付云痕便是拉了拉前者的衣衫,低声道:“玲珑师妹,还不快见过师兄!”

北冥浩作为界池殿内最年轻的尊者级强者,是界池殿殿主池名的第三个徒弟,而付云痕则是第四个,玉玲珑是第五个!

闻言,玉玲珑只是淡淡的附和了一下,道:“玲珑见过师兄。”随即又是将目光看向了也压迫得跪在地上的张岩。

察觉到玉玲珑与平日里有些异样,北冥浩并没有去在意前者的忽视,也是将目光看向了火焰圈中的张岩。

广场上的气氛并没有因为众多强者的前后到来而变得活跃,反而比之前更显得寂静了一些,所有人的眼神都是落在张岩那狼狈的身影上。

对此,帝炼行只能眼神凝重的看着张岩,在这界池峰神罚团面前,他无能为力。

……

看着面前凶猛滔天的火焰结界,断红绫那美若天仙般的脸颊上也是微微有些动容,那抹动人的微笑早已消失不见,心中不由得泛起了一丝担忧。

旋即一步踏出,身上紫色玄气扩散开来,将她与雪云瑶皆是笼罩在内,尤其欧洲市场的风险增加了不少。  今年11月大众在欧洲市场的汽车销售数字增加了11%随后向赤红色的火焰走了进去。

身形所过之处,火焰皆是退避开来,仿佛是在发自本能的对那紫色玄气感到恐惧,没过一会儿,两人的倩影便是落在了广场边缘。随后向苏以沫缓步走了过去,见一片寂静的广场,她们也都是默不作声的望着那火焰圈中的张岩。

仿佛凝滞的时间一点点消逝,那高二百二十四丈的赤红色高塔上突然响起了一声古老的钟吟,宛如洞穿亘古天地,穿越宇宙洪荒来到了这个时代。

随着钟吟之声的传荡,那塔顶之处,一圈圈肉眼可见的诡异波动也是席卷而开,钟吟声传入犹如一张天幕覆盖了整个界池殿。

当第十二道钟吟声缓缓消散在天地间的时候,高塔前,一道道身影走了出来。一共是十二道身影,有老者,有中年人,每个人身上都穿着不一样的衣衫,但他们衣衫的样式是一模一样的!

在那胸前正中位置,有一道道水波之纹,那是界池的存在,在界池之上,是一座赤红色的高塔,塔形与他们身后的真实高塔一个模样。

成都早泄
长春治妇科哪家医院好
北京医院男科治疗哪家好